您的位置 首頁 漳州人才

短笛無腔信口吹(短笛無腔信口吹 《村晚》這首小詩)

短笛無腔信口吹 等到榆錢成串成串的長滿樹梢,楊樹的嫩芽長成葉子的時候,就可以上樹捋榆錢做飯,折楊樹枝做笛子了。我們那里把用新鮮樹皮制作笛子叫做“勒笛兒”,一個“勒”字恰如其分地說明了這個制作過程是多么…

短笛無腔信口吹
等到榆錢成串成串的長滿樹梢,楊樹的嫩芽長成葉子的時候,就可以上樹捋榆錢做飯,折楊樹枝做笛子了。我們那里把用新鮮樹皮制作笛子叫做“勒笛兒”,一個“勒”字恰如其分地說明了這個制作過程是多么的“兇狠殘暴”——把樹皮從樹骨上用暴力擰脫下來。這應該算是扒皮抽筋一樣的酷刑吧。
這種用樹皮做成的所謂的“笛子”,跟真正的竹笛相去甚遠,從吹響的方式來看,似乎叫做哨子更合適一些。
這樣用土法炮制的笛子在我小時候,每年春天都是要做的,而且一個不行,要做好幾個。因為這東西放不了幾天,樹皮就干裂了,吹不得了。我不會做的時候,請哥哥等大幾歲的人來做,等會做了就自己做,還給別人做過。這個手藝,多年都不演練了,不知道現在還熟練不熟練。
那時每到春天,村里的每個孩子嘴巴里都會含著一個這樣的笛子在街巷里跑來跑去,時時傳出來的單調雜亂的或低沉或尖細的“嗚嗚嗚、嗚嗚嗚”的聲音彌漫在陽光燦爛的空氣里。
這東西雖然原始簡單,但制作起來卻并非毫無講究。第一選材是很重要的。這種樹皮笛子不是每種樹都是可以做的。楊樹柳樹是最好的,然而柳樹的皮過于單薄,制作時容易弄破,所以楊樹好過柳樹。
確定了樹木,選擇枝條也很見功力。太粗的陳年老枝自是不行,當年新生的細弱小枝也不行,最好選擇去年生長而今年還沒有再分新岔的枝條。折下這樣的枝條選好長短粗細適中的一段剪裁好就可以做了。
下面的工作就是技術活了。一手緊握枝條,用另一手的拇指和食指捏緊頂端一小截緩緩用力擰動。待擰得樹皮松動了,接著擰下面的一截。把整段枝條都擰得樹皮樹骨分離了,就算是大功告成了一半了。擰動過程中最關鍵的是要保持用力均勻,要是稍不留神,就會把樹皮擰破。
再下來的工作就是把樹骨從樹皮中抽離出來。這個動作更得要加倍仔細,一旦出了差錯,就是功敗垂成前功盡棄了。先要用牙咬住較粗的一端露出來的樹骨,雙手握緊枝條慢慢向外拉,樹骨就會從樹皮中慢慢抽出來、抽出來,最后皮骨分離,一個完整的樹皮管子就到了你的手里。你牙上咬的只剩下一截白生生赤條條的樹骨。
接下來用刀子或剪子把樹皮管子的兩端剪整齊,用指甲或刀片把一端的皮刮薄。將刮薄的一端放到嘴里一吹,嗚嗚嗚,一只“笛子”就做成了。如果這“笛子”有足夠的長度,還可以做得更講究一些,從上至下剪出幾個小孔。這樣的“笛子”更像是洞簫一樣,吹的時候,手指在小孔上或按或放,使單調“嗚嗚嗚”有了一點起伏變化。當然,“笛子”的制作者既不能審音辨律,“笛子”的吹奏者也不識宮商角徵,于是這“嗚嗚嗚”只不過是變成“嗚——嗚嗚”,或是“嗚嗚——嗚”罷了,無論如何是吹不出宛轉悠揚、悅耳動聽的曲調的。
我上小學的時候,學校的后墻外有兩排胳膊粗的楊樹,有一年春天,每到一放學,我們就到那里去折樹枝。后來樹的主人發現了,就跑到學校里來向老師告狀。為此,老師鄭重其事的警告我們,以后不準再去折樹枝禍害百姓了。然而偏偏有幾個人就是不信邪,居然頂風作案,終于被樹的主人抓了個現行,勒令他們爬在樹上不準下來。直到老師出面,家長出面,這事才得到解決。這么多年過去了,這幾棵楊樹不知道還有沒有。若是還有,必定早已成為參天大木棟梁之材了。若是我再來到它們面前,不知你們是否還認識我這個當年迫害過它們的敵人。
這“笛子”不僅吹不出什么美妙的曲調,而且吹得時間長了,嘴里都是楊樹皮的苦味,唾沫成了苦水,吐出來都是黑綠色的。然而,對于我那時物質相對匱乏的童年,這卻是一個彌足珍貴,給我帶來無限樂趣的朋友,以致這么多年以后都無法割舍。每看到楊柳綠葉漸濃之時,我都禁不住想起許多年前,我“嗚嗚嗚”地吹著樹皮笛子在細雨蒙蒙的街巷中歡喜跳躍的情景。

 

短笛無腔信口吹 《村晚》這首小詩
前言
對于王維的詩,蘇東坡曾經有這樣經典的評價:
“味摩詰之詩,詩中有畫。觀摩詰之畫,畫中有詩。
我們欣賞南宋詩人雷震的《村晚》時,不妨也可以試試,把它當作一幅優美的鄉村春景之畫來欣賞:
草滿池塘水滿陂,山銜落日浸寒漪。牧童歸去橫牛背,短笛無腔信口吹。
讀完這首詩以后,不由得腦海里也會生出一幅畫。一個牧童在牛背上吹笛,旁邊的池塘水草豐茂,遠處的落日半掩在山后…..
那么,詩人是怎樣給我們展示這樣的畫面呢?不防從這首詩的每一句細細品來。
一、草滿池塘水滿陂
這幅畫的中心是一個人物:牛童。
不過詩人在描繪這副畫面的時候,前兩句并沒有人物,而是先刻畫了一個背景:
草滿池塘水滿陂。
草滿池塘,令人想起謝靈運的名句:池塘生春草。不過在雷震詩中的池塘里,已經長滿了青草。
可見時間已經不是初春了。
這句詩中,妙用了兩個“滿”字。池塘中水是滿的,幾與岸平;草是豐茂的,長滿了池塘。一幅欣欣向榮的景色。
二、山銜落日浸寒漪
第一句的景色是近景,第二句的景物中有了遠景。
落日已經被遠山擋住了一半,妙用了一個動詞”銜“ ,這是煉字之法。詩人用一個擬人的動詞,把黃昏時候太陽將落未落的景色呈現出來。
更妙的是,詩人加了三個字”浸寒漪“,這副畫面通過“水滿陂”的池塘倒影中被讀者感受到。
前兩句,其實都有池塘,第一句是專寫近處真實的景色:池塘本身,第二句是遠方的實景倒映在近處的水中,這時的池塘仿佛一面鏡子,鏡子中是另一個世界。近景中含有遠景。
從落日一詞,又反映出了時間已經是黃昏了。
另外需要注意的一個字是“寒”,
寒漪,表示還有一點春寒。第一月為孟春,第二月為仲春,第三月為季春。這個時候既然還有一點涼意,大約在孟春與仲春之間吧。
雷震是南宋詩人,或許是南方的初春也常常會有”草滿池塘水滿陂“的景色。
綜合來說,前兩句寫景,點出了時間:春天的黃昏。寫出了景物:池塘、水、草、山、落日。
有遠景有近景,有宏大的景物、有細微一點的景物。這是一幅立體而飽滿的背景畫面。
三、牧童歸去橫牛背
前兩句交代完了背景,中心人物就出場了。
一個坐在牛背上的牧童。
老街不會畫畫,不過看到過畫家畫這種畫的時候,是先畫中心人物,在畫背景。但是作詩的時候,常常會倒過來。
這一點到有點像戲劇,先鋪墊,一幫配角先暖下場,一會主角才在聚光燈下眾星捧月一般出現。
第二句與第三句也有銜接,既然是“山銜落日”的黃昏,自然是”牧童歸去”的時間了。
橫牛背,表示這個角色的任務:放牛。
歸去,天黑了,牧童知道自己的任務就要結束了,最后一項工作,是把牛帶回家。
這個歸去的牧童在路上做什么呢?
四、短笛無腔信口吹。
如果欣賞一幅畫的話,可以看到坐在牛背上的牧童在吹笛,這是視覺感受。
但是“無腔信口吹”,僅僅從畫面是看不出來的,這里“無腔信口”又寫了聽覺的感受。
三四兩句,通過視覺和聽覺的描寫,完整地刻畫了一個活潑有才、又有責任感的牧童形象。
結束語
這首小詩的四句都是寫景,并沒有特別明顯表達出作者有什么意圖。
王國維在《人間詞話》里寫道:
昔人論詩,有景語情語之別,不知一切景語皆情語也。
詩中沒有特意的情感抒發,但是讀者能感受到這種村居生活的悠閑自在。
詩中牧童的“無腔信口吹” , 或許就是詩人在村居生活中,一種閑適合心態的一種寫照吧。
寫他人,其實是寫自己。寫景,其實是寫心情,妙在不須點破。
@老街味道
詩眼有詩人之眼,有作品之眼,詩人用戴帽之法尋求詩眼薄帷鑒明月與明月鑒薄帷有什么區別?古人作詩為什么要顛倒寫呢?

為您推薦

發表評論

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

返回頂部
久久综合九色综合97,久久综合狠狠综合久久,久久综合亚洲色hezyo